禁不住的禁歌:鄧麗君的表演也遭受過諸多禁制

20180409央廣禁不住的禁歌-鄧麗君的表演也遭受過諸多禁制.JPG

 

電台:中央廣播電台

收聽網址:http://radio.rti.org.tw/program/detail/?recordId=1419

節目:禁不住的禁歌

主持:吳國禎

 

主題:鄧麗君的表演也遭受過諸多禁制

日期 : 2016月4月9日 06:15:00

收聽音訊:https://goo.gl/jiX9Cd

內容 :

在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對於日本文化遺留在台灣的影響,一直都有很大的警戒性。像是較具日本演歌典型風格的歌曲,時常都被列為禁歌,當然,日本歌曲也不能夠公開在大眾媒體上播放,就連走紅於東南亞、中國、香港、日本的國際巨星鄧麗君也不能例外。

1986年1月16日,行政院新聞局廣電處表示,礙於現行廣電法規及政策,鄧麗君在日本電視上唱日本歌,不可能在我國電視頻道上出現。由鄧麗君的弟弟出面,在台視製作的春節特別節目「春之聲」當中,原本打算插播1985年底她在NHK電視台紅白對抗賽的表演片段,結果台視送至廣電處審查時,卻遭廣電處駁回。鄧麗君希望以演出的原音、原影在「春之聲」節目內播出,廣電處則認為,她在我國電視節目中演唱日本歌曲,與國情不符,因此除非鄧麗君把該片段消音,以旁白介紹表演的狀況,否則礙難「照准」。如今看來幾乎是難以理解的決策,卻是戒嚴時期的常態。

鄧麗君本名鄧麗筠,生於1953年1月29日, 1967年發行第一張個人唱片專輯,1970至80年代達事業高峰,在日本樂壇發展大獲成功,連同中國、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泰國各地也大大走紅,由於她的父親是中華民國國軍,鄧麗君畢生致力慰問國軍官兵,故又有「軍中情人」之美稱。1995年5月8日,因氣喘發作猝逝於清邁;身後獲頒金曲獎特別貢獻獎,以紀念「一代巨星」的光榮成就。

1964年,年僅11歲的鄧麗君參加中華廣播電台舉辦的黃梅調歌唱比賽,以一曲「訪英台」奪得冠軍;此後也屢次於歌唱比賽中拔得頭籌。1967年,鄧麗君加盟宇宙唱片,發行個人第一張專輯《鄧麗君之歌第一集·鳳陽花鼓》。1969年中國電視公司開播,鄧麗君獲邀主持晚間黃金時間播出的節目《每日一星》,並為中視首部電視連續劇《晶晶》主唱同名主題曲,從此開始逐漸成名。

1974年,鄧麗君在母親陪同下前往日本發展,並取藝名為テレサ・テン,同年7月1日,她的第二張日語單曲《空港》正式發行,並在一個月內以70萬餘張總銷量進入全日本流行榜前15名,還因此榮獲日本唱片大獎新人獎。1975年7月,鄧麗君簽約加盟香港寶麗金唱片公司,並於9月在當地發行《島國之情歌第一集》專輯;在1975年至1984年這段期間,她陸續推出八集「島國之情歌」系列專輯,每張唱片均是大為賣座。

1980年10月4日,鄧麗君返回臺灣舉行演唱會,並將演出收入全數捐給自強愛國基金;在演唱會中,主持人田文仲向鄧麗君求證關於中國各地邀約她前往演唱之事,她表示「當我在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們三民主義在大陸實行的那一天。」只是在此段時期,她所唱紅的<何日君再來>,卻仍然中國、台灣兩地的禁唱歌曲。

<何日君再來>,是於西元1964年正式列入「查禁歌曲目錄」手冊中。回顧戒嚴時期的一頁禁歌史,第一首遭禁的華語流行歌曲,目前的研究大多認為是警備總部於1950年8月3日倡偵字380號代電查禁,由吳鶯音主唱的「月落烏啼」,其後陸續頒佈的禁令,包括警總在1951年4月倡偵字159號代電查禁的「三年」等多首歌曲。到了1967年6月,由警備總部編印的「查禁歌曲目錄」資料中指出,這個時期查禁的歌曲,係會同內政部、教育部、交通部、國防部總政戰部、國立音樂研究所、中華民國音樂學會及台灣省警務處有關單位共同審查核定,凡是將這些禁歌錄音、灌片、播唱、演奏或刊載流傳者,除了扣押其出版物品,還得依有關法令議處。

1974年,查禁歌曲的政策主管單位,輾轉移至行政院新聞局歌曲出版品輔導工作小組,並數度對「詞曲頹廢消沈,影響民心士氣」的「靡靡之音」公佈禁唱令,像是1974年5月31日查禁的「溫泉鄉的吉他」、「台北今夜還是下著雨」等49首,同年11月21日公佈的「一條日光大道」、「愛你愛在心坎裡」、「小雨」等91首,這些流行歌曲都收錄在1976年12月1日由行政院新聞局編印的禁歌曲錄中,共計438首。這些「禁歌」全數都是到了解除戒嚴之後,才逐批重新審查,開放演唱的。 

----------------------------------------------

 

主題:<何日君再來>的禁唱與開放

20180402央廣禁不住的禁歌-何日君再來.JPG

日期 : 2016月4月2日 06:15:00

收聽音訊:https://goo.gl/NPFpRW

內容 :

戒嚴時代警備總部查禁流行歌,有許多理由是讓人怎麼想都想不到的,<何日君再來>的「君」,明明是小姑娘對自己的愛人撒嬌的一種稱呼,偏偏「君」字卻被人解說成「軍隊」,一首好好的<何日君再來>,就這樣變成是為匪宣傳的歌曲,在西元1964年正式列入「查禁歌曲目錄」手冊中。

1964年6月,台北市政府參照警總禁令印發一本「查禁歌曲目錄」的小冊子,列出226首「以往查禁歌曲名單」,另外又增加了三首歌曲,分別是「媽媽我也真勇健」、「哥哥一封信」、「殉情花!紗容」。總計229首歌曲當中,就包含了周璇主唱的「夜上海」、「莫負青春」,以及「何日君再來」。對於當時歌曲查禁的政策,台語歌詞創作數量名列前茅的知名歌手文夏,曾於1996年接受吳國禎訪問時,有以下一段對於禁歌的回憶:「彼陣的作者無話講啦,所以歌據在(ku3-chai7)伊咧禁的,這塊歌若要禁就禁,像講『望春風』,好的歌啊,『春風』就是『共產』,按呢『望春風』袂使,按呢禁起來;『何日君再來』,『君』就是共產,按呢『何日君再來』你在等共產來,按呢也袂使;『補破網』,台灣的生活無彼艱苦,咱台灣的人網仔破隨tan3 tho2-kak8,昧像外國人著擱補,啊就若要給你禁逐項攏有原因啦。……」

其實「何日君再來」這首歌曲,是1937年上海藝華影業公司拍攝的電影《三星伴月》的插曲,1939年在香港製作的電影《孤島天堂》中,又由黎莉莉主唱作為插曲。隨著電影的賣座,此首歌曲也風行一時,人人傳唱。1940年李香蘭在滿洲國灌唱成唱片,結果比周璇的原唱版本更為風行,於是在上海駐紮的日本軍人也將此曲傳播回到日本國內,後來李香蘭回到日本國內,在1952年間又冠錄了一次,由哥倫比亞唱片在日本發行。

1970年代,鄧麗君重新演唱的版本,也使得這首歌曲更加走紅,成為中國、香港、日本三地盡皆流傳的名作。只是<何日君再來>不只在台灣遭禁,在中國也成為共產黨高壓統治下的禁唱歌曲,1980年8月26日,《聯合報》3版刊載,中華人民共和國山西省省長羅貴波,在最近一次青年工作會議中指出:「月前由於大量台灣歌曲流入中國,深受一般青年喜愛,其所造成的思想破壞,較諸幾十萬帶槍的敵人更為可怕。由於這些毒素無孔不入,廣泛傳到各個階層和各個領域,日夜腐蝕著我們年輕的一代其所帶來的震撼力,實已超過國民黨過去散佈的上千上萬遍反共宣傳,這不但動搖了我們的革命意志及青年們對社會主義應有的信心,而且像精神鴉片一樣,毒化著我們的革命機體。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思想意識問題,而成為一項政治問題了。」另外羅貴波在最後特別指出:「搶回這塊陣地,把脫離軌道的青年拉回來,這是爭奪兩種世界觀的鬥爭。要明白問題的嚴重,要把鄧麗君的歌聲當作敵人的號角來看。」

相信正是這樣的原因,<何日君再來>也遭受到中國當局查禁,當時這首歌曲被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媒體批判為「資本主義腐敗思想的靡靡之音」、「為盼日本皇軍而作」以及「出自漢奸文人手筆」,足見一首流行歌曲具有多麼大的軟性力量。

至於此首歌曲在台灣禁制,則是要到解除戒嚴的隔年,1988年2月底才解除。1949年5月19日,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頒布《臺灣省政府、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號》的戒嚴令,宣告自隔日零時起在臺灣省全境實施戒嚴,直到1987年由總統蔣經國宣布同年7月15日解嚴為止,總共持續38年又56天,這也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時間持續最久的戒嚴紀錄。

解除戒嚴隔年,1988年2月底,行政院新聞局召開「解嚴前查禁歌曲審查會」第二次會議,由當時尚未退職的萬年國會「第一屆立法委員」丑輝瑛主持,會中通過「何日君再來」、「恨不相逢未嫁時」、「良夜不能留」、「襟上一朵花」等128首歌曲,使這些查禁原因早已消失的老歌,終於有機會重見天日,禁令獲得解除。

 

 

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資料網址:http://radio.rti.org.tw/program/detail/?recordId=14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lFan 的頭像
PalFan

Pal Fan ♡ Teresa Teng 的部落格

Pal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