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風創辦人黃連振病逝‧捧紅鄧麗君李逸黃曉君


2015麗風創辦人黃連振去世3.jpg    

黃連振自1968年與鄧麗君合作,小鄧曾率領“麗風歌劇團”在大馬進行巡演,更在《唐伯虎點秋香》反串唐伯虎,創下極佳口啤!/中國報新聞網

 

2015麗風創辦人黃連振去世1.jpg

黃連振(左)近年已甚少公開露面,不過早前Life Centre辦活動時,他還是有出席站台。/光明日報

 

2015麗風創辦人黃連振去世2.JPG

靈堂上也擺放了黃連振當年創辦麗風唱片時期的照片,其中包括了他和鄧麗君的合照,此情此景只成追憶。/光明日報

 


本地歌壇傳奇人物、麗風唱片機構創辦人兼主席黃連振于2月20日與世長辭,享年92歲。

由於黃老先生在大年初二病逝,哀悼會分別落在24日25日,

雖說適逢農曆新年期間,但昔日獲得黃老先生栽培的大馬歌手都拋開禁忌,

將前往靈堂哀悼,瞻仰黃老先生最後一面,

感恩當年這位獨具慧眼的伯樂給予的栽培。

 

被譽為“大馬歌壇巨人”的麗風唱片機構創辦人黃連振不懂樂理的他因對音樂獨具觸感,

並獨具慧眼,當年栽培及提拔了不少大馬歌手,

黃老對大馬唱片業的發展可謂立下頗大的貢獻和功榮!

黃連振的事業版圖不僅只限于新馬地區,還包括了香港、台灣及美國。

最叫人津津樂道的是,當年他跟鄧麗君合作,是她在東南亞事業最早的伯樂,

兩人從1968年簽約合作,成為事業夥伴10年。

當時,黃連振在吉隆坡買下一間“五月花大酒樓”歌廳,

鄧麗君應邀為歌廳的開幕周演唱,演出十分賣座。

 

事業版圖遍佈馬新港台

黃連振在1961年創辦麗風唱片,成為本地最強大的唱片王國,

版圖更是遍佈馬新港台,

70年代全盛時期,唱片版圖遍佈馬新港台的麗風唱片,旗下歌手個個皆是擲地有聲的巨星,

只要數得出名字的七十年代歌曲或歌星,幾乎都與麗風有關係。

除了捧紅本地歌手如已故的李逸、樂壇大姐江夢蕾、黃曉君、

邱清雲、譚順成、謝玲玲、康喬、姚乙、黃鳳鳳及張少林等,

海外幫如鄧麗君、姚蘇蓉、譚炳文、許冠傑、汪明荃、葉麗儀、潘迪華、

張帝、尤雅和萬沙浪等歌手,都曾和他合作過並且感激他的知遇之恩。

 

於1965年加盟麗風唱片的宣傳人員譚桂蓮接受《光明娛樂》電訪時表示,

老闆黃連振是一個充滿著活力及幹勁的老闆,尤其是獨具慧眼。

“他相中了大馬唱片行業的潛能,在1965年創立了大馬唱片工業,

投資錄音室,買了齊全的機器、器材,

自己錄製母帶、印製黑膠唱片及印刷唱片封套,讓唱片行業蓬勃起來。”

“當年我們都只能聽台灣或香港歌手的歌曲,但唯獨是他卻覺得本地歌手很有潛能,

 馬來西亞的歌壇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繼而他一手栽培出多位很紅的本地歌手,

像黃曉君、李逸、邱清雲等,所以我們都叫他是本地唱片的先鋒!”

 

50年以來對麗風唱片不離不棄的譚桂蓮強調非常佩服黃老闆的才華和幹勁。

“他對歌詞的要求特別高,

像當年鄧麗君在錄製《風從哪裡來》、《千言萬語》、《你可知道我愛誰》時,

他在錄音室一旦發現詞不恰當,立刻要求作詞人修改。”

 

她說因為黃老闆對音樂的超強觸感,不僅成功引領本地唱片業蓬勃發展起來,

連帶許多國際唱片公司如EMI也緊隨進軍大馬唱片市場。

“他對唱片和音樂都很有觸感,一聽就知道哪首歌曲的流行度高不高,

對藝人的栽培也是盡心盡力,全力替藝人發展他們的才華和潛能。”

 

黃連振的事業到達巔峰時,還擁有黑膠唱片工廠和最具規模的錄音室,

他雖不懂音樂理論,但對唱片市場的嗅覺無比敏銳,

使其娛樂事業做得非常成功。

後來因中文唱片市場逐漸萎縮,

麗風唱片從90年代開始,逐漸淡出華語歌壇,

轉為進軍了馬來唱片市場,並專注麗風中心的經營,同樣取得亮眼成績。

後期因年事漸高,也因曾經中風,黃連振逐漸把事業交由兒女繼承。

“黃老闆是退而不休,唱片雖交由兒子重福和女兒愛娜管理,

但是他仍不時會給予他們意見。”

 

把鄧麗君帶來東南亞

堪稱是大馬唱片界巨人的黃連振,最為大家津津樂道的,

莫過於是獨具慧眼把鄧麗君從台灣帶出來,

介紹到東南亞其它國家,造就了這位巨星的誕生。

 

黃老也是將台灣音樂引進大馬的第一人,

而為了在那個年代努力推廣音樂和歌星名氣,

除了馬新市場,麗風唱片還組團帶旗下歌星到越南,遼國等東南亞國家演唱。

麗風唱片在七十年代在我國發起風靡一時的歌星巡迴演出,

由鄧麗君率領的“麗風歌劇團”讓歌迷有機會近距離聽歌和接觸歌星,

而且每場演出皆具有品質保證。

1975年開始,鄧麗君率領“麗風歌劇團”在大馬各地巡迴演出,

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鄧麗君在《唐伯虎點秋香》歌劇裡反串才子唐伯虎,

麗風唱片之後還將現場錄音灌製成唱片,讓歌迷收藏。

 

版圖遍佈馬新港台

由李逸、邱清雲、陳美鳳主演的愛情歌劇《長恨歌》

是“麗風歌劇團”另一齣膾炙人口的作品,

三人演活了劇中的愛情悲劇,這齣經典愛情歌劇之後也推出黑膠唱片,

並在2010年於麗風中心重演由鄧智彰、童欣、陳薇芝及黎升銘的新版,

向已故的李逸和邱清雲致敬。

 

麗風唱片出品的《麗風歌聲處處聞》,是大馬第一張說說唱唱的新年專輯,

當年可以說家家戶戶都有一張《麗風歌聲處處聞》;

麗風唱片在七十年代首開先河,在電台買時段宣傳自家產品的節目,

大膽聘請不是電台主持人的蒙潤榮企劃和主持屬於麗風唱片自己的電台節目,

結果大受好評,全國聽眾都為此節目瘋狂。

 

《麗風歌聲處處聞》大受好評後,其他唱片公司也陸續仿效,

包括同期的《大聯歡》或是之後的《快樂時光》等電台節目。

 

他凡事親力親為

1981年出道的姚乙屬于麗風唱片後期簽下的歌手,在接受《光明娛樂》電訪時坦言,

黃連振無論在編曲或策劃上都盡心盡力,讓大家看到他對工作的熱誠。

 

姚乙指出:“跟他合作很開心,老闆(黃連振)為人開朗,工作認真,讓人很感動。

對旗下的藝人很好,

他70年代從香港、台灣回到馬來西亞發展後,有常常跟歌手們一起吃飯,

也會跟我們分享他的故事和經歷,當中可以感受到他做音樂的滿足感。

後期他把事業重心遷回大馬後,他對音樂有自己的想法,把香港編曲帶回來讓我們演唱,

凡事親力親為,絕不假手於人。

當年我有幸唱到香港亞視連續劇《諜網迷情》插曲,也是靠他搭橋鋪路。”

 

姚乙緬懷往事說:“黃連振是唱片業巨人,

對華語樂壇奉獻良多,與已故影視大亨邵逸夫的感覺一樣,

1987年他退休後,因沒人掌管公司的華語部門,我也離開了麗風,

幾年前他生日及農曆新年,邀請我們過去一同歡慶,

那是我們相隔了二十餘年後再見面,雖然他當時已坐輪椅,

但聊起往事,我們大家都彷彿回到過去,許多美好回憶湧上心頭。”

 

姚乙對於黃連振的逝世仍感到難過和惋惜。

不違言想到黃連振的靈堂拜祭,但晚上才開放給民眾拜祭,

但他晚上則要到北馬演出,很遺憾沒辦法到靈堂拜祭,

倘若年初八(星期四)趕返吉隆坡,一定會過去送對方最後一程。

 

再忙也要去拜祭

大馬樂壇大姐江夢蕾,與黃老闆有著深厚交情

17歲在前輩邱清雲的引薦下到麗風唱片機構試音,

結果獲得伯樂黃連振老闆的賞識,聆聽她演唱了一半的《三月裡的小雨》,決定簽下她。

“沒有麗風唱片、沒有黃連振老闆,就沒有今天的江夢蕾。”

 

她回憶說,黃老闆工作時非常嚴肅,

特地為英校畢業的她請來老師教導她對中文的準確發音,每次錄音時都會在現場“驗收”,

最常對她說的就是:“夢蕾,抓不到癢處(意指沒有感覺)。”

 

接受《光明娛樂》電訪的江夢蕾表示,她前日(年初四)接獲黃連振離世的消息。

“當時我和康喬在新加坡登台,接獲消息時真的很難過。”

“他教會我很多東西,是非常值得敬重的人,是大馬樂壇的經典。”

笑說每次見到黃老闆都會感覺自己像小女孩般,對他恭恭敬敬。

 

由於週三上午她有一場記者會宣布“Live演唱會2015”事項,

等待記者會結束,忙完訪問後,江夢蕾會在晚上前往靈堂悼念黃連振。

“雖然說農曆新年不要參與白事,但我不管,無論多忙也一定會抽空去拜祭。

他是恩師、伯樂,我要告訴他我永遠愛他,

也知道以後他會繼續在天堂上看著我唱歌,老闆說我是天生屬于舞台的。”

 

黃鳳鳳感激用心栽培

有“麗風公主”美稱的黃鳳鳳,當年被黃連振發掘成為歌手。

憶起兩人的結緣,

黃鳳鳳表示:“我第一次進錄音室,他叫我唱鄧麗君的《向日葵》,

唱完後他很喜歡,覺得我的聲音很像鄧麗君,於是簽下我,

還堅持叫我一定要唱本地創作。”

 

黃鳳鳳在1977年出道後一炮而紅,事業從此一帆風順,

她特別感激黃連振的用心栽培,奠定她今日在樂壇的成就。

 

去年黃連振大壽,她曾前往祝賀,

後來因對方身體不舒服,加上各忙各的關係,已有一段時間沒再碰面。

得悉對方逝世消息,黃鳳鳳坦言非常驚訝,

“不過他人老了,身體狀況又不好,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

而且他事業有成,兒孫滿堂,人生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黃鳳鳳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黃老闆那把開朗的笑聲,很具感染力。

雖然明晚有演出,不過在演出前我會先過去靈堂哀悼,獻上我對他的感恩。”

在大年初六晚即到喪府向黃老致意。

 

風趣沒架子

當年曾在麗風灌錄了六七張唱片的鄭錦昌(昌哥)表示:

“黃連振是一個好老闆,為人風趣又沒有架子,

有時他興起時會在錄音室中一同哼唱歌曲,擔任監製。

目前身在異鄉的昌哥,略有避忌的說:

“現在新年,還不曉得是否趕得及到他的靈堂拜祭或前去送殯,

即使人沒到帛金也一定會到。”

 

感謝老闆栽培

李俊雄、丁冬及李逸是70年代的“鐵三角”,

他們說:“老闆真的很有眼光,總是看到每個人的才華,並且給予機會,

他是我們的恩人,沒有黃老闆,就沒有今天的我們。”

均拋開華人傳統禁忌,在大年初六晚即到喪府向黃老致意。

 

黃連振獨具慧眼,當年栽培及提拔了不少大馬歌手之餘,也不吝嗇給予有才華的音樂人機會,

麗風當年旗下著名作詞人丁冬(張賜興)及《路邊的野花不要采》作曲人李俊雄在哀悼會上,

憶念這位前老闆時,言語間盡是無限的敬佩,

李俊雄說:“黃老闆只要認真起來,就一定能造就大將出來!”

 

他們異口同聲表示:“黃老闆真的非常熱愛音樂,對音樂要求高,

凡事都要走在前端,不喜歡模仿,走在後頭,喜歡引領潮流,

而認真、投入就是他要求的“麗風精神”。”

 

黃老闆喜歡跟員工打成一片,毫無架子,

一直以來都與黃老保持緊密聯繫的丁冬說,黃老當年從海外帶回很多新音樂,

他不喜歡模仿,要求他們參考外國的音樂,做出屬於自己風格的音樂作品,

“麗風唱片也是首家採用管弦樂的唱片公司,

因為黃老闆對音樂要求很高,不想只是單調的吉他或鼓,

而是要加入更多樂器,讓音樂變得更加豐富。”

而黃老只要人在國內,必定會在錄音時出現在錄音室監場,務必要做到完美。

丁冬則說:“他不太像老闆,他會盡可能與我們一起進錄音室,

他是因為喜歡音樂,所以才做音樂。”

 

跟黃連振合作無間的李俊雄,

從作曲人到製作人的崗位,他不諱言感謝黃連振老闆給予的機會及栽培,

“獲悉他離世的消息,心情真的很難過,我離開學校約兩年就加盟麗風唱片,

這些日子獲得老闆的賞識,亦合作無間,培養出深厚的感情。”

“大馬的唱片業沒有他真的不行。這不是恭維,而是真心話。”

 

追憶當年跟老闆共事的歡樂時光,

而黃老曾執筆寫過兩歌詞。

當年熱愛音樂,以及對詞頗有心得的黃老闆也不甘示弱,

為電影《火燒摩天輪》填詞《永相愛》,並由鄧麗君演唱,

較後在他們面前忍不住小炫耀說:“不止你們會寫,我也會啊!”

 我們可以和老闆互相抬摃,因此我和俊雄還寫了一首歌《快樂又逍遙》送給他!”

 

哀悼會不進行宗教儀式

黃連振向來健朗,生前並無大病痛,

但自三年前因小中風,行動不便後,身體狀況便每況愈下,

2月20日在家中病逝。

 

譚桂蓮瞻仰黃連振遺容後對記者表示:“黃老闆走得好安詳。”

家屬在位於武吉東姑的住家為他設靈,靈堂以白色及黃色菊花簡約佈置,

據瞭解,黃連振生前不信奉任何宗教,所以哀悼會也不進行任何的宗教儀式,

靈堂亦僅以白黃色調佈置,

現場更設有照片展示處,包括黃老與鄧麗君、已故大馬紅星李逸等人的合照。

 

出席的親友可以上香或以鮮花方式來祭拜。

黃連振的家人在吉隆坡武吉東姑(Bukit Tunku)住家中設靈,

並定於2月26日(週四)上午11時舉殯,長眠波德申的家族墓園。

 

24日(週二)、25日(週三)晚上8時至10時30分的哀悼會於晚上8時開始進行,

除了黃連振的遺孀李蕊鳳以及3個兒子(黃重建、重福、仲佑)、

5名女兒(愛娜、愛瑩、愛蕓、愛蔚、愛妮)都回家幫忙打點,現場約有60位親友陸續抵達,

當中也包括了著名詞曲人丁冬、李俊雄和黃曉君,以及前大馬百代唱片高層等唱片界人士,

哀悼會上也播放黃連振生前喜愛的歌曲。

據悉,黃連振的小女兒黃愛妮也從國外回家奔喪,並於週二抵達。

另外,本地華資唱片行、演藝人公會、黃曉君、麗風機構同仁等也獻上花圈同哀。

“人在新加坡的李逸太太婷婷,以及香港風行唱片也有致電給予慰問,

台灣著名作詞人林煌坤也有在社交網站留言悼念他。”

而馬來西亞華人演藝人公會主席高山、葉嘯、謝木等10多位會員代表將出席舉殯儀式,

送別故人。

 

 

新聞來源: 2015/02/25 10:42 / 光明日報
新聞網址: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42454?tid=7
記者:馬愛麗、潘佳潔

新聞來源:2015/02/25 14:36 / 中國報新聞網
新聞網址: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601686

新聞來源:2015/02/25 11:03 / 星洲日報
新聞網址: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11509?tid=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lFan 的頭像
PalFan

Pal Fan ♡ Teresa Teng 的部落格

Pal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